【博彩從業員禁足令生效4週年專訪】一條法律解決了賭博失調問題?


發佈時間:2023-12-27            702人閱讀過

 

 

 

【博彩從業員禁足令生效4週年專訪】一條法律解決了賭博失調問題?

    於2019年12月27日,第17/2018號法律修改的第10/2012號法律《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中的“博彩從業員禁足令”(下稱“禁足令”)正式生效,被規管範圍內的博彩從業員除了在春節首三日和特別批準外,其餘的工餘時間禁止進入娛樂場。

   今天迎來了“博彩從業員禁足令”4歲誔辰,今集博職讀物訪問了3名現職博彩從業員,以了解上述措施對他們自己,以至博彩業就業群體的影響;同時,以他們第一身角度回答一條重要問題:“博彩從業員禁足令”究竟能否解決了博彩從業員的賭博失調問題?

對禁足令的誤解

    陳先生是一位賭桌部的監場經理,他認為“禁足令”的生效對博彩從業員利大於弊,陳先生表示自己從不博彩,工餘時間並不會進入娛樂場,所以禁足令對他並沒有影響;另一方面,他注意到在“禁足令”生效後,部份有賭博習慣的同事確實不再進入娛樂場,他們的精神狀態有明顯改善,不過仍有一些有賭癮的同事仍然在違反“禁足令”的情況下進入娛樂場,他們誤以為更改下注的方式,穿過他們幻想出來的法律罅便能“沒有犯法”地在娛樂場下注。

    據陳先生所述,一名他熟悉的同事會攜同朋友一同進場,並把下注的動作交由朋友完成,自己則在旁邊選擇下注的區域。陳先生道出這名同事的謬誤:“禁足令”的受影響對象是不被允許進入娛樂場,在他們踏進去的瞬間,已經違反法律。然而,作為博彩業一份子的陳先生,他其實對“禁足令”的實施有一些保留,因他認為措施一方面減少了同事受到賭博成癮的影響,但同時會令社會大眾把博彩從業員貼上了一個負面的標籤,從而損害博彩從業員的形象。

從借錢輪回中脫離

    宋先生也是一位不喜歡博彩的博彩從業員,他認為“禁足令”對改善賭博失調行為的人有顯著幫助,宋先生有一位同樣任職博彩業的李姓同事,“禁足令”生效之前,李經常問宋先生借錢,有時甚至在發薪當天就向宋先生“江湖救急”,一般情況下金額大約為3至4千元,主要報稱用作生活所需,宋先生表示,“禁足令”生效後,李因為害怕博彩行為被僱主發現,借錢的狀況有了明顯的改善,最近幾乎也沒有再借了。他認為“禁足令”對賭博失調的防治有正面的效果,但宋先生認為,“禁足令”仍然須要持續改善,他提議加重罰則,希望更能提高“禁足令”的阻嚇性,而對於“禁足令”所禁止的對象,他認為需要進一步擴大,賭博失調的情況不可能只存在於博彩從業員中。

曾賭博失調者看“禁足令”

    葉先生與上述兩位不一樣的是,雖同樣是博彩從業員,但職位卻在“禁足令”禁止範圍外,葉先生本身曾受賭博失調長年困擾,於是他幾年前申請了自我隔離並接受賭博輔導。他看見身邊同是染上賭癮,但是職位在“禁足令”禁止範圍內的博彩業朋友在“禁足令”生效後,因為害怕丟失工作而減少甚至放棄博彩,葉先生認為“禁足令”就跟自己申請的自我隔離一樣,同樣是對難以對自己博彩行為自控的人的保護措施,為在賭博失調邊緣遊走的人提供阻嚇性作用。葉先生認為“禁足令”的覆蓋範圍擴大至所有博彩業的員工,自己雖有申請自我隔離,但其他不受禁令規管的同事則因為不在禁令所規管的職業範圍內而繼續進行賭博。

戒賭需多管齊下

博彩業職工之家綜合服務中心白建邦指出參與娛樂場的博彩遊戲成癮的風險較彩票和社交博彩的高,故通過法律去減少博彩從業員在娛樂場博彩的機會,長遠而言定能降低該群組的賭博失調流行率,減少賭博失調引伸的悲劇。然而,需要警剔的是對於已賭博失調多年的博彩從業員而言,因在他們的主觀意識中“博彩活動”真的太重要了!!!單單的一條法律未必有效壓制他們的博彩衝動,故部份人士會以其他形式或冒著違法的風險參與博彩活動。

 

接受專業的賭博輔導被認為是有效的戒賭途徑,白建邦呼籲仍在賭海中迷途的博彩從業員或其他人士盡快接受賭博輔導:主動求助,贏得未來。

 

 

 
返回首頁返回上一頁
Copyright © 2016 Gaming Employees Home of Macau, GAMING.ORG.MO.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