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交叉點]賭桌部員工內部轉職是明智決定??轉了職的莊荷表示既辛苦又快樂


發佈時間:2022-12-04            1457人閱讀過

 

澳門旅遊博彩業近年經歷深度調整,博彩業的人力資源需求出呈下降趨勢,不少博企也為賭桌部員工推出內部轉職計劃,讓賭桌部員工在保持原有的薪酬待遇下到企業內的其他部門上班,如任職保安、餐飲服務員及文員等。

    小編相信不少賭桌部工友也面臨着是否申請內部轉職的抉擇?掙扎位置如希望多一日週假,但又怕自己不適應新崗位等。因此,今期博職讀物訪問了一位2年前內部轉職到2個部門工作的莊荷,以他的經歷供亦在抉擇中的職工參考,助大家作出最佳決定! (為保障受者的私隱,小編修改了部份受訪者的資料)

 

他的開端:年輕莊荷成家立室

    家明,43歲,高中畢業,從2004年於博企任職至今;在04年前,他做過餐飲、倉務以及零售業的前線職位,工資4至6千。隨着博彩業在賭權開放後的急速發展,他如很多年輕人一樣因認為博彩業的前景無限好和工資吸引,轉職至莊荷,家明的工資也因此倍增至1萬1千元。在當時,此工資比很多需大學畢業的專業崗位還要高;如家明所述,他當時會因收入高而有優越感,同時也令他的生活質素得而改善,也完成了置業夢想。有太太和兒子的他一直為家庭中的唯一經濟支柱,他曾經有想過自己會做一輩子的莊荷,因收入不錯,就算永遠不升職也能養活一家三口;當然,這個想法也隨着近年的博彩業環境而有所改變…

 

 

他的決定:沒有懸念內部轉職

    “我相信花無百日紅,人應該永遠求新求變。當公司有內部轉職的申請,我因想跳出賭桌部的世界看看,而家人也因為我在轉職後多一日週假而十分支持我轉職,故我沒有懸念地申請了。”因家明這一決定,他的工作崗位便在2020年從莊荷轉為前堂的服務員;因他的工資是以莊荷的標準收取,即他當時的工資是比其他服務員高了6成以上;之後,他又轉職至工程部的基層職位,工作內容為執行一些相對簡單的內部修繕工作。

    家明在工程部迎來了又一個重要抉擇,他的上司邀請他正式從賭桌部轉職至工程部,薪酬雖然會立即低幾千元,但若他能通過一個考試,公司便自動讓他升職,升職後的工資則為莊荷左右的水平,並有繼續向上流動的機會;當然,他若果不想,也可繼續以莊荷的待遇擔任現有的崗位,但就不會有任何升機會。家明說:“尤其經歷了博彩業這幾年的經營情況,自己也看不賭桌部的前景和晉升空間;若果自己沒有家庭負擔的話,自己絶對會博一博(答應正式轉職),這是難得的發展機會。”奈可他如大多數成年人一樣,做所有的決定時也需同時向家人負責,不可只考慮自己,而家明想到的是家庭難以承擔每月少了數千元的收入,所以他婉拒了。

 

 

他轉職後的苦:比做莊荷辛苦

家明示擔任他轉職後的兩個工作崗位在一些要求上比莊荷的高不少,他也花費了很多精力去適應。小編眼中的家明是一個精壯的男士,他的外觀年齡絶對比真實年齡低;小編驚訝地得悉家明認為轉職後最難適應的是工作對體能的要求。他擔任前堂服務員時需經常搬行李,下班後也十分疲累,需較以前用多時間睡覺休息。其次,便是新工作要求員工有充足的應變能力,不像莊荷一樣大多數的服務流程也有例可尋,而是需要更高的自我解決能力。最後,便是對英語的要求較高。

    家明反映在疫情嚴重、博企生意接近零的時段,除賭桌部外的很多部門也強制員工放“1+1假”,而自己因調了部門,故不能倖免;在過去2年共放了逾60天“1+1假”,因此被迫減少家庭開支。

 

他轉職後的樂:突破自我的磨練

    在賭桌部工作了十多年的家明在新崗位雖受到一些“苦”,但他也如航海家發現新大陸一般,在新崗位裏發現一個又一個的驚喜,使他享受和熱愛工作。家明在賭桌部時因其工作特性和賭桌部的人員構成,令他僅可以跟一小班的本地僱員共事。而在新部門工作時,他有機會接觸來自不同原居地和背景的同事,他看到到同事的優勢,也反思到自己的不足,認為同事對工作環境的適應力、處事周全程度以及堅毅的工作態度也值得他自己好好學習。另一方面,家明稱新部門十分講求團隊榮譽和正向激勵:“若果我們其中一個服務員收到客人的正面回饋,我們整個部門都會因此而興奮和自豪;同時,上司也會因下屬持續待客優秀,給一些獎勵,例如餐飲劵和取年假的優先權。”

  小編問家明,你有否後悔自己2年前內部轉職的決定? 家明馬上回應:“絶對沒有,2年前的我就似一隻井底之蛙走到井外一樣,看到自己的不足,也開闊自己的眼界;雖然這2年我在工作上沒有階級上的進步、工資也沒有提升,但我認為這段時間使我的個人修養和能力也有所突破;就算有一天公司要求我回到賭桌部,轉職也帶給我一段美好的回憶。”

 

他的建議:有這些特徵適合轉職

家明認為有以下特徵的賭桌部同事可積極考慮內部轉職:

  1. ) 不怕辛苦;

  2. ) 不甘心墨守成規,願意嘗試新事物;

  3. ) 學歷水平不錯;

  4. ) 希望提升職業穩定性的年長僱員。

 

他對勞動力市場的微言:非賭桌部的工資太低

    家明認為他的新工作崗位對員工的各方面要求也不比莊荷低,但工資待遇則和莊荷差距甚大,有這樣的狀況是因為莊荷僅可由澳門居民擔任,他表示:“其他崗位的工資有必要提升,不然這些崗位永遠也是由外勞主導;因為本地年青人雖然覺得這些崗位既辛苦又低薪,但在外僱眼中則是一份又一份的筍工,因其工資明顯高於外僱原居地的水平。” 

    他又補充:“澳門豪華酒店的前線崗位是一個給本地年青人好好磨練和吸收經驗的地方,以我任職的公司為例,因它的客戶服務是世界頂級水平,我的外僱同事跟我反映只要在這家公司待一段時間,將來回到內地時應徵任何一間酒店時,其在澳門的工作經驗也是一個巨大的優勢;若這些酒店前線崗位的待遇能得到提升,吸引更多本地年青人入行,對人才培養能起到很大的正面作用。

返回首頁返回上一頁
Copyright © 2016 Gaming Employees Home of Macau, GAMING.ORG.MO.All rights reserved.